• <menuitem id="o7p34"><dfn id="o7p34"><thead id="o7p34"></thead></dfn></menuitem>
      <bdo id="o7p34"></bdo>

          <track id="o7p34"></track>
        1. <div id="o7p34"><em id="o7p34"><button id="o7p34"></button></em></div>
          歡迎回來!登錄免費注冊

          想念宜章

          2019-03-25   來源:中國道路運輸  打印 字號:T|T
            在中國幾千座城市中,宜章是一座小縣城,沒有知名度,估計很多人沒聽說過。宜章與我居住的城市相距兩千多里,不是我的故鄉,沒有親朋好友,我也沒在那里生活過。但是,我常常想起宜章,就像老朋友,久不見面,會自然而然地想起來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我和章宜結緣,緣于二十年前的一次經歷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那一次我和小王開大貨車,從山西拉蘋果運往廣東汕頭,單程兩千多公里。販蘋果的是三位農民,資金不寬裕,七拼八湊,東挪西借,才剛剛夠費用。路上被車匪路霸宰了兩次,到岳陽時已沒有多少錢了。大伙把口袋里的錢都湊在了一起,算算,不夠用,到汕頭還有一千多公里,往前跑,跑不到目的地;往回退,回不到家,進退兩難。更要命的是,車上拉的是蘋果,不能耽擱。沒辦法,我們只好硬著頭皮前行,走多遠算多遠。我們商量好了,路上不吃不喝,省錢。遇到收費站,就向收費人員說明情況,能免過路費最好,省一分是一分,盡最大可能保證加油費用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哀求了幾家收費站,貨主甚至掉了淚,沒用,一分錢過路費也沒有省下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午夜,駛進宜章縣境,很快就要進入廣東,準備翻越令司機們不寒而栗的南嶺。南嶺山高,坡陡,彎急,在懸崖峭壁上行駛,令人心驚。以前每次翻南嶺,總能見到車毀人亡的悲慘景象,我熟識的幾名司機,就是在這里遇難的。山里沒有加油站,如果不在進山前加滿油,困在深山里更麻煩。但是,沒有加油錢了,加不了油。我開了大半夜車,一天一夜沒吃飯沒喝水了,餓得頭暈眼花,精力集中不起來,老是產生幻覺,要是以這樣的狀態進山,非出大事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情況非常危急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這時,小王想出一個主意。說他先前跑車時,在宜章一家飯店吃過兩次飯,老板挺和氣,看看老板能不能借點錢。聽了小王的高見,大伙泄氣了,和氣是做生意的根本,商人都這樣,精明,小王與老板僅有兩面之交,不可能借到錢。那些收費站工作人員都不可憐我們,更不用說私營飯店老板了,說不定還會把我們當騙子呢。不過,事已至此,只好死馬當成活馬醫,去碰碰運氣了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以前多次經過宜章,感覺宜章和沿途無數集鎮一樣,一踩油門就過去了,幾乎沒留下印象,僅僅知道縣名而已。出了縣城,漆黑一片,約莫行駛四五公里,小王提醒說,慢點,快到了,好,左轉。路邊有家飯店,三間房子,兩層小樓,不起眼。燈光倒很明亮。我沒按小王的要求拐進去,停在路邊,沒下車,不抱希望。小王下去了,和老板說了幾句話,擺手,示意把車開過去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下了車,貨主走到老板面前,說了路上的遭遇。老板打斷話語,笑笑,淡淡地說,先吃飯。聽了老板的話,我的眼淚差點掉下來,路上受了那么多窩囊氣,又一天一夜沒吃飯,又累又餓又渴,心里什么滋味?僅此一句話,就讓人感動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吃完飯,老板過來了。這時候我才有心情打量老板,平頭,個子不高,稍胖,和一般南方人沒什么區別。老板簡單問了情況,上樓了,不一會,又下來了,拿著一沓錢,兩千元,遞給小王說,夠不夠。小王連連說,夠,夠。想不到老板如此爽快,沒問姓名、住址,也沒押任何東西,就把錢給我們了,不怕上當受騙嗎?我們非常感動,連聲表示感謝。老板淡淡地說,不用謝。貨主過意不去,爬上車,搬兩箱蘋果,老板不要,推辭幾次,堅決不要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到汕頭交了貨,拿了錢,返回了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出廣東進湖南這段還是我開,還是深夜,我一遍遍提醒自己,不要忘記還錢。那家飯店門面小,不顯眼,一路下坡,車速快,不知什么時候過去了,等到發現的時候,已經駛過宜章縣城十公里開外了。我停下車,叫醒大伙,說那家飯店過去了,得掉頭回去,還錢。大家同意我的意見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我調轉車頭,慢慢開,慢慢尋找小飯店,要是不還這筆錢,良心一輩子不會安寧,這是起碼的良心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到了飯店,先還錢,幾個人輪流說感謝的話。老板擺擺手說,不用謝,先吃飯?跉馄降,就像做了一件雞毛蒜皮的小事,不值一提,不值得讓人謝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吃過飯,他們上車了,我還拉著老板的手千恩萬謝,問老板姓名,老板說姓張。我還準備問下去,老板說,車發動了,趕快走吧,把我推開了。也許是跑車之余愛寫點文章的緣故吧,我比別人更容易動情,鼻子發酸,眼淚在眼眶里打轉。轉過身,我看一眼燈光下的老板,上車了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沒想到,這是我最后一次開大車,回來后改行了,再沒機會路過宜章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從此,我知道了宜章,宜章的好印象永遠留在了我心中,不論看報紙看電視,聽廣播,只要遇見有關宜章的新聞,我都用心看用心聽。我時常想起宜章,想起那段美好的記憶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不知道那位好心的老板還好嗎?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。▎挝唬汉幽鲜●v馬店市國資委)

          責任編輯:畢丹   

          分享到: